Kočka

访问上帝

蔡澜:

在网上老早就有《访问上帝》这一篇文章,本来应该由区乐民去翻译的,看他没有动静,只有自己试试看: 
问:「对人类,最让你惊奇的是甚么?」 
答:「他们对童年很快生厌,他们忙着长大。长大后,又想回去当儿童。」 
问:「对于金钱的看法你赞不赞同?」 
答:「他们为了金钱而损失健康,但又损失金钱去恢复健康。」


问:「他们对于将来的看法呢?」 
答:「他们对于将来感到的焦虑,令他们忘记了目前。结果,他们不活在目前,也不活在将来。」 
问:「对于死亡呢?」 
答:「他们以为不会死亡地活着,又在死去的时候没有活过。」 
问:「对于爱的看法呢?」 
答:「如果你不能爱所有的人,你只可以尽量让人来爱你。」 
问:「对于生活应该采取一个怎么样的态度?」 
答:「应该尽量不和他人比较。」 
问:「应该怎么和别人相处?」 
答:「要深深地伤害我们爱的人,只需要几秒钟。要医治这个伤口,倒需要很多年。」 
问:「穷人和有钱的人差别在哪里?」 
答:「一个有钱人不是一个甚么都有的人,应该是一个甚么都不需要的人。」 
问:「怎么样才能学会饶恕?」 
答:「尽量练习饶恕,就慢慢学会怎么去饶恕。」 
问:「那么应该怎么开始?」 
答:「从原谅自己开始,要饶恕别人是不够的,先要原谅自己。在这世界有很多爱你的人,他们只是不懂得怎么告诉你罢了。」

身在动,心更远

蓝莲:

许多年前曾在无意中看到一句话“由道而是之焉“,按照我的理解,大意应该是找到方法和途径,然后达到心中理想的目标。那时候我想要的东西似乎很多,因爱而在一起的伴侣,理想的实现,安定富足的生活,甚至包括对自我强烈情感渴求的满足。可惜那时候什么都没有,只有一个人形单影只地穿行在为生存而挣扎的道路上。


许多年后回望过去,才发现这世间的路原本没有绝对的直线捷径可走,每一条路都是曲折迂回,并且中途产生了很多意想不到的分支,而最终却仍可以在某一个时刻实现心中所要的某样东西。


这时才感慨原来人生的轨迹如叶脉,所有的延伸和拓展都逃不出自己心中的主要脉经,即使每一个人的终点都是一样。该得到的东西,在经过一些偶然和必然的萌芽、生长、积累、演化之后必会达到眼前手中,而当它抵达的时候,一颗心早已不如当初那般渴望,反而是心存感念,感念自己何德何能,值得拥有如此圆满美好的东西。而对于尚未得到的,便让它依然如星辰般悬在远处,偶尔观望,继续低头行走,顺着风和日丽的四季日夜兼程。


每个人心中都有想要抵达的高度、深度和远度,心所念之,眼所望之,都必然要亲自上路,即使这条路上布满荆棘、清冷孤寂、无人理解。一边获得身边的温暖,不抗拒生活的恩赐,一边坚定自我,身体力行,方能在某一日抵达心之所往之处,不为其他,只为一场对得起自己的锤炼,让自己成为更喜欢的自己,成为更璀璨的自己,在无人知晓的黑暗中微笑着发出自我之光。

因 果

蔡澜:

在网上看到一则颇迂腐的说话,英文是「你是原因、季节还是终生」 Are you a reason, a season or a lifetime? 
Reason和 season是因为押韵而按上,后者用得多余,英文就是那么繁复。现在我们用我们的方式译出来,看看你喜不喜欢,我自己则认为有点肉麻! 
小心细读。因为你看完后你就知为甚么我把这件事告诉你。 
你一生中遇到的人,有因,亦有果。当你知道自己的岗位,你就会更认识对方。 
如果那个出现在你生命中的人是「因」的话,那个人多数是你「求」回来的,他来帮助你渡过难关,他来指导你、支持你,在情感上,或者在理智上,也许在肉体上。 
这个人好像是天赐的,但这并不尽然。他的出现,我们东方人说为「缘份」吧,或者是前世种下来的「因」。 
接着,我们自己并没有做过甚么错事,这个人忽然说一些,或者做一些事令到这一段感情做一个终结:有时是因为对方离去,有时是因为对方死去,有时是因为他们迫你选择一个立场。 
我们要知道我们所求的已经实现,我们欲望已得,对方的工作已完成。是时间再上路了,别留恋不已。 
他们的到来只限于某个季节,他们来和你分享人生的快乐,他们带来了安详,他们让你欢笑,他们教你一些你从来没经验过的事物,但是别忘记,他们只是「因」。 
至于「果」,是教导你这是一个结晶,你需要和对方建立很有基础的感情,你的立场是无条件去爱对方,把你从「因」学到的东西贡献给这个人,一生一世。 
谢谢你,你是我的「果」。

絮语(三)

蓝莲:


个体的缺席只会在一定范围内让知晓他/她的人觉得生活少了一点色彩,而倘若一件事能让整体失语才是一个民族的悲哀。


情与理是一车之两辙,事事讲理可能反而难以以理服人,智慧的人寓情于理,以柔软的方式赢得对方的认可。是非是架硬骨头,要披上柔美的外衣才能更易让人接受。


让自己空白下来一段时光是为了将自己重新填满,这也是自处的方式之一。


每每回忆起来,和浅爱的人在一起度过的片段都是柔软而温暖的丝绒,云淡风轻四月天;而和深爱的人一起度过的不是太潮湿就是太灼热,大雨倾盆八月夜。


遇见一个人需要漫长的等待,深入一个人的内心也需要滴水穿石的耐心。不刻意考验,是对他人的信任和尊重;不操纵感情,是对真情的信任和尊重。

吴苏哲:

有些东西只有自己知道,说与不说,都是无用的,话语本来就是无用之物。巴结奉承是它,甜言蒙骗是它,言过其实也是它。所以那些停留在语言上的爱并非是爱,真正的爱是走进生活、同床共枕、福祸与共;煲一碗汤,扣一粒扣子,年年岁岁,冷暖两相知。


用不着每天我爱你,劫难时自能见分明。

絮语(二)

蓝莲:


多云的天气里,阳光总是从云朵的缝隙里照射下来。同理,现实里真正的出口最终都在自己心里,周遭人与事的变幻只是出口的契机。


当工作和生活特别忙碌时,要忍耐为活着而承受的倾轧,可能会感觉"精神脱水",但重压过后的弹簧会愉快地弹得更高。


太闲时会忙着应对空虚、无聊和失眠。


朋友之间的距离总是忽远忽近,成年后人们多半是因为事走到一起,感情淡一些,年少时也是一样,只是情浓一些。


单纯叛逆地对抗整个世界会造成幼稚的头破血流。识别现实和自我世界中能改变的部分,是一件需要反复练习的事。行动是为了验证改变能否发生,见证改变的结果。接受不能改变的,改变可以改变的,分寸需依靠经验和智慧自行判断把握,因人而异。

吴苏哲:

我从前认为过程重要,但现在不了。我觉得过程和结果是一个整体,不可分隔。如果有人说只在乎过程而不奢求结果,那么也许有两种可能:一是你出世了,二是你虚伪了。对于过程与结果,佛的说辞和萨特的论调甚为掷地有声,佛曰:因缘果报;萨特说,人除了他和他的行动总和以外,什么也不是。

我毋需事物的表面,
告诉我已知的。
你要气定神闲,
你的美丽显而易见。
你不会跌倒,不会跌倒。
_偷香